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考古 > 考古發掘
土山二號漢墓
發布時間:2017-3-22 14:50:46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點擊次數:4726

        徐州人對土山有著難以割舍的情結,這里曾經是小屁孩團泥彈、摔泥巴的地方,曾經是老人們壘鍋熗,搪爐子所需紅土的絕佳來源地;這里曾經有工廠、有村莊,是一家幾代人蝸居一起、其樂融融的地方。



20世紀30年代的土山



20世紀80年代的土山


        關于土山,徐州人都能講的出那個“以訛傳訛”得來的動聽故事,相傳秦朝末年,謀士范增助項羽推翻秦王朝,深得士卒愛戴,死后士卒為其負土筑墓,形成土山。而《魏書 地形志》、《水經注》及方志等更是記載土山為高冢戍、亞父冢、范增墓,人們似乎不應該再懷疑土山就是亞父冢。




        然而,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一次無意間的取土改寫了這一切。




        1969年,居民取土發現一號墓。 
        1970年,南京博物院組織發掘一號墓。 
        1977年,徐州博物館對土山進行全面鉆探,發現了二號墓,并清理了其東耳室。 
        2002年,徐州博物館發掘三號墓。 
        2004年,徐州博物館開始發掘二號墓,至2007年基本完成了封土部分的發掘工作。 
        2012年,土山漢墓保護及永久性展示建筑工程完工并對外開放。 
        2014年,徐州博物館繼續發掘二號墓,進入室內考古階段。 

        2017年,我們將要見證的更多……


        土山漢墓的考古工作從上世紀60年代末至今,已斷續進行了近半個世紀。如今的土山漢墓作為徐州兩漢文化的重要標志之一,已經成為徐州博物館的重要組成部分,是目前徐州地區唯一一處保存較好且對外開放的東漢諸侯王墓。高大的封土、上千塊的墓葬封石、完整的墓室、精美的文物等無一不在昭示著東漢彭城王的王家氣派。這里環境優雅,綠樹成蔭,環游其間,體會歷史的厚重和滄桑,不可不謂人生一大樂趣。




        土山漢墓考古挖了啥? 
        有親們可能會問,土山二號墓發掘從2004年起,已經有13個年頭了,就算從2014年起,也夸了4個年頭了,挖了啥呢?聽小編為你慢慢道來。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 2004——2007年是土山二號墓發掘的第一階段。




        2004年,土山二號墓獲國家文物局批準正式進行考古發掘,主要是墓室以上封土部分的發掘,這個工作一直持續了近3年的時間,到2007年才算基本完成。與中國古代常見的較為純凈的墓葬封土不同,土山漢墓的封土極為雜亂。其黃灰色夯土中夾雜著大量的漢代筒瓦、板瓦、瓦當、陶器殘片及竹木器殘片等,更為罕見的是封土中發現了大量西漢時期的楚國封泥(注:封泥作用似今天的信戳,是古代緘封簡牘鈐有印章以防私拆的信驗物,主要流行于秦漢時期)。大量封泥的發現對于研究兩漢時期的社會狀況極為重要,考古工作者如獲至寶,對于封土的發掘細致入微,對于外運土方都要經過多次篩選甄別。到目前為止,土山封土中已獲封泥4500余方,包括官印封、私印封及無字封等,時代幾乎與西漢楚國相始終。



封泥


       東漢彭城王墓封土中發現大量西漢時期封泥,這是怎么回事呢?早有學者對其進行了研究,認為“土山所獲封泥并非其原生堆積,而是經過人力搬運導致的次生堆積”,并進而根據出土大量的西漢楚國群卿、屬縣官印及大量伴存的建筑構件推斷“土山封泥群的原生地點應為西漢楚國的丞相官署”。這事好像挺好玩,感興趣嗎?在《土山漢墓出土封泥原生堆積地點及性質探析》一文中會讓你有所思。 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第一階段發掘工作為土山漢墓的保護及展示工作提供了依據,隨后的幾年,土山漢墓進入規劃建設期。到2012年徐州博物館“四位一體”工程完工,土山漢墓成為徐州博物館的一部分,考古工作有了更好的發掘環境,進入了室內發掘階段。 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從2014年開始至今,是土山二號墓發掘的第二階段。主要有如下重要發現。

        第一,清理墓道。發現墓門外有兩道封門設施,北側一道封門由打磨光滑的長方形塊石封堵,緊鄰南側有一道砌筑整齊的磚墻封堵,墓道兩側各有一個耳室,墓道壁上殘存有分布密集的長方形淺龕。從發掘情況可以判斷,土山二號漢墓有明顯的二次打開現象。



封門石墻



墓道壁上的淺龕


        第二,清運墓室上部封石。封石南北縱向成排放置疊壓于墓室之上,共有4層,每層16排,每排16—21塊不等,總計有1100余塊封石。這些封石以方形為主,邊長90—100厘米,厚28—40厘米,其表面均有清晰的加工鏨痕。一些封石上留有開鑿的楔窩,多數封石上留有刻銘,記載著工匠的姓名或封石的擺放位置等信息。因時間久遠,加上磚券墓室坍塌,封石多已殘斷,考古工作者對其進行了大量的修復保護工作。






        第三,清理盜洞。在一個從穿過近20米的夯土、穿過4層封石、進入主墓室的盜洞內,考古發現30余片銅縷玉衣片和兩片銀縷玉衣片。可以證明,土山二號墓中至少埋葬了兩位死者。




        專家們說了啥?

         至此,土山漢墓封土、封石的發掘工作基本完成,即將進入墓室清理工作。正如專家所言“土山發掘工作進入了新的精細化階段,要做好考古發掘、文物保護、陳列展示、公眾宣傳等多部門協同并進工作”。2017年3月14日,徐州博物館組織召開土山二號墓考古發掘專家論證會,請專家組檢查前一階段發掘成果,論證下一步發掘計劃。對于土山漢墓這樣一個重要的考古發掘項目,會上,專家們都說了啥?




        作為徐州博物館陳展工程的一部分,土山漢墓考古具有優越的天然條件,發掘本身就是實驗室考古。江蘇省考古研究所林留根所長說,“簡單地講,將田野發掘搬入室內就是實驗室考古,土山漢墓具備這樣的條件,下一步發掘進入精細化階段,必須按照實驗室考古的要求來細化規范發掘工作,墓室尤其是回廊的發掘需要多學科合作最大程度提取原始信息。”鑒于考古發掘具有不可逆性,南京博物院考古學家鄒厚本先生提出“細化發掘工作的具體操作程序,區域或者模塊發掘,爭取零失誤”。根據土山漢墓將來保護展示和游客參觀需求,專家指出土山的封土、封石及墓室等部分是將來為公眾展示的主體,應加強保護工作,墓室發掘過程中應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,盡可能保留原狀,對于重要遺跡現象如墓道兩側的壁龕、墓門券頂等必須要進行現場加固保護。對于土山“邊發掘邊開放”的理念,專家們一致予以肯定,并建議土山漢墓發掘應拓展思路,建立公眾考古項目體系,擴大影響力,宣傳徐州兩漢文化。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史家珍院長提出“土山漢墓公眾考古應開拓視野,可以將公眾參與的隨機性與專業性結合起來,實行志愿者和會員等多種形式。”南京博物院李民昌副院長在總結發言中指出:“土山考古發掘要圍繞為公眾、為社會服務的目標,要有更高的標準要求,制定詳細可行的發掘計劃,使土山項目成為展現江蘇漢文化的重要窗口之一。”
  
您感興趣的文章
上一條:東漢下邳古城遺址
下一條:賈汪土龍山—小洪山兩漢墓地
2019年彩图黑白图库大全一